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品牌

爱让人停止流浪

2018-08-16 13:27:27

生活是一张白纸,聪明的人得学会在白纸上写上合适的内容。

你的生活,你想写些什么,由你,你的人生你负责。

年幼的时候,宋小奇在人生这张白纸上装上了科学家的梦想,逐渐长大后,他把梦想改为了电脑工程师,现在的话,他不提梦想了,他只想在他的人生这张白纸上写上房子、车子、金钱、城市户口、女人。

生活是越来越靠近地气了,可惜,越靠近地气的生活,带给人更多的是失望。比如他想要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但看着工资卡上寥寥无几的工资,他就打消了要房子的想法,车子是男人的小老婆,他喜欢车,无事就喜欢上看各种靓车,但是,始终停留在“等我有了钱后我就买车,不买国产的,要买就买顶级豪车”的幻想中,也想要个女人,他特别钟意那种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女人,但一直没有女人肯跟他,归纳起来,主要的原因是我穷我丑我农村户口。

估计是天生贱命吧。在这座城市混了这么多年,宋小奇还是“天地悠悠过客匆匆一个人孤独”。不是官二代、富二代就算了,想成为富一代估计也没有什么指望了,更不用说成为官一代了。

看着年纪直往30上面跑,有点血压飙升、心跳加快的感觉。可惜,偏偏没有办法制止。

也曾有过打算换个环境,换份工作,重新开始。老爸说,家里还有几分田,如在外面实在混不好,回来耕地也不错,现在农村不像以往了,加上咱们家是城镇郊区,土地吃香,当个小地主,日子也会过得悠哉悠哉的。开了公司的同学说,来我公司做吧,我让你当个副总,负责帮我搞业务,赚了不会亏待你的。但是,宋小奇有脸面去吗?这么多年,他拼死拼活在这座城市挣扎,就是为了待在这座城市。八年了,他把八年的青春扔在这座城市了,叫他全盘否定这八年,他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所以,他就算有了一千种一万种离开这座城市的想法,他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留在这座城市,也许就是他人生的唯一指望了。有时,宋小奇感觉人生真的很悲哀,为了所谓的梦想,垂死挣扎,撞到南墙也不懂回头。而他,就是这种类型,像那首《死性不改》歌词那样“死性不想改”。

为了省钱,为了梦想,宋小奇租住在城乡结合部,和杂七杂八的人住在一起,每天得早早起床,赶公交到城中心上班。有时真的感觉这样奔来跑去的生活很累,此时的宋小奇感觉生活就像一个陀螺,他不想,但必须跟着转,身不由己的感觉。

宋小奇心中的绿洲早已没有了,剩下的,是流水线上的机械,思想早已麻木;带着所谓房子、车子的梦想,以为是动力,动力往往演绎成无形的压力,像一把枷锁。

有时真的好想申请长假,好好休息下,工作越来越成为了宋小奇的一种负担。但是,公司没有休长假这种说法,除非宋小奇是不可或缺的人才,公司才会宽容,但宋小奇在公司里太普通了,普通到完全可以忽略,就算他在这家公司工作了好几年,始终没有上升到重要的位置。他想休长假,除非他辞职。

宋小奇不想辞职,因为现在竞争激烈,大学生通街都是,要想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不易。

可是,长期工作导致的厌恶情绪正在逐渐爬满他的脑海,尤其是那次他因一点无心的小失误挨主管狂K后,心里是越来越不爽了,而主管对他工作越来越苛刻,不给他好脸色看。他拼命忍着。

有天,他心情本来很好,脸上甚至带着笑,但主管那天好像在故意找他茬的样子,对他的工作指手画脚,说这也不是,那也不是。

“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我觉得你工作做得不好,尤其是工作态度。”

“我自问没有什么。”

“有你这么大声和领导说话的吗?”

“我哪里大声了?”

“你现在还说不大声?别带着情绪和领导说话,我作为你部门的主管,管你的工作是应该的。”

“但有像你这么管下属的吗?”

“这是我的风格,你不想干可以滚。”

“我就不干了,看你怎么着,一个小小的主管,算老几?”

主管气得脸色发青,宋小奇扬长而去。

想不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辞职,虽然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也是时候好好休息下了。

宋小奇一直想去一趟云南,想去一趟丽江,现在终于有时间去做了。收拾行李,宋小奇一个人背着挎包奔向云南,会不会在丽江有艳遇呢?宋小奇带着期待。

到了云南,到了丽江,风景很美,但所期待的艳遇,已经被商业化浓厚的气息所湮没。只要有足够的金钱,艳遇无所不在。但这样的艳遇,宋小奇不稀罕。

在好山好水中呆了几天,虽然没有期待中的艳遇,但是宋小奇的心情却好起来了,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

旅游归来,宋小奇开始考虑他人生之路怎么走的问题,还要不要在这座城市呆下去?同学的公司要不要去?回家当个小地主可行不可行?他开始认真分析。

还是别想了,回趟家看看老爹老妈吧,好久没有回家了,以前,都是过年才回家,回家住没有几天就跑出来了。

父母想不到宋小奇会回来,往时都是年关才回家的,见到宋小奇很高兴,就像是过年一样。

父母一直夸家乡变化很大,之前,宋小奇回来都是步履匆匆,没有细看,这次,他打算仔细看看是不是这样。

宋小奇骑着摩托车在县城转来转去,所看到的县城,真的变化很大,房子多了,车流密了,商业气息浓了,到处都是人。听父母说樱桃苗
,现在好多人都不出去打工了,都喜欢待在家里发展,有好些外地老板来选择这里投资发展,说这里靠海,有发展前景,办了好些厂,给的工资不低。就算呆在家不想打工,做点小买卖也能赚不少钱,因为有人流了,有人流就有物流,有商机。这看来都是真的。

要不要回来发展?在家乡能找到我想要的工作吗?宋小奇想着心事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导轨式液压升降机
,宋小奇好奇怪,在这街上有谁知道他呢?

抬头,就看到了一个女子正想他走过来,蛮漂亮的。

“不认识我了?”

“你是……”,宋小奇头脑一片模糊。

“我是谢丽佳啊,你的同学啊。”

“哦,谢丽佳?怎么变得这么漂亮了?”

“那你就是说我以前很丑咯。”

“没有啦,只是和以前判若两人,认不出了,看来是我老了。”

“老同学见面,不请我喝杯凉茶?”

“没问题,咱们找个地方坐坐吧。”

这么炎热的天气,凉茶喝下去沁人心脾,话闸子也打开了。

“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呢?”

“刚辞职,还没有打算,你呢,在哪里工作啊?”

“哈哈,想不到你和我一样,我刚从上海辞职回来,还没想到做点什么呢,暂时休假咯。”

“你一个人回来啊?”

“是啊,那你以为几个人啊?”

“至少也要两个人回来。”

“没人要,你呢,不会也是像我这样一个人回来吧?”

“让你猜对了。”

“那你不是很失败?我的闺蜜就说我很失败,这么个年纪了,还没有把自己推销出去,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干推销的。”

“是的,我是个失败的男人。”

“在这个社会中,失败很正常,成功才是稀有动物呢,因为欲望太多,所以失败是必然的。”

“想不到这么有思想啊。”

“这是生活教会我的道理,是用血的教训换来的,能不深刻吗?”

“……”

多年的老同学相见,有很多话要聊,有很多话可聊,聊了两三个小时,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时间了,意犹未尽,但家里人都在等着吃饭,不得不说拜拜。

“下次见。”

“下次见。”

回去,宋小奇翻开久没有动过的读书年代的相册,在毕业照中找到了谢丽佳,那时的谢丽佳土得像个村姑,但现在的谢丽佳,是个时髦美丽的女人,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必须要用发展的眼光看事物。曾经的校花宋小奇春节见过,虽然还有当初校花的影子,但与谢丽佳相比,以前是她甩谢丽佳几条街,现在是谢丽佳甩她几条街。

谢丽佳还没有结婚,我也没有结婚,要不要试着和她发展?宋小奇的脑子里忽然就涌出了这样的想法。但我这样的土包子估计谢丽佳是看不上了,人家这么时尚美丽,大把人追,自己要什么没什么,所谓的我穷我丑我农村户口,谁稀罕啊。

宋小奇正在向着谢丽佳的时候,谢丽佳的就打来了。

“老同学,我一个人无聊呢广州废铝回收
,出来坐坐吧。”

“在哪?”

“老地方,不见不散。”

“喝一杯凉菜,就霸占人家的位置几小时,估计老板不乐意咯。”

“哈哈,我们是顾客,顾客至上,这点她应该知道的。”

一杯凉菜下肚,依旧沁人心脾,话闸子打开,依然滔滔不绝,聊什么无所谓,聊什么都聊得来,这是让人比较舒服的交流,因为是老同学吧?难道仅仅是因为老同学?

宋小奇看着谢丽佳的眼睛,他想发现里面有没有他想要找的东西。

“老同学,说真的,你读书的时候喜欢过我吗?”

“没有。”

“我就知道,你们都喜欢校花王小倩。”

“这必须的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不喜欢啊,不过假如换到现在的话,我不会喜欢王小倩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