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暗灵法医正文第211章冥婚

2019-01-25 22:22:21

(小说《暗灵法医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沐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暗灵法医全集阅读正文第211章冥婚,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两个省的专家组和当地防疫部门坐在一起会商之后,既然还没有大规模疫情流行的任何征象,决定暂时不启动紧急预案,由当地防疫站注意观察,有情况随时上报,专家组提取样品后各自撤回去了。

乔智当然不会撤走,他感觉这里面没有这么简单,他要查清楚这超级恐怖病毒的来源,以及是如何在这二十几个人中流行的。这一点专家组也进行过调查,但没有结果。

乔智借口还要处理一些事情,没有和许帆他们回去,找空档躲开这些人后,飞跃回到了盘山大队。

省城专家组的到来,以及对疫情的判断,使得盘山大队的人也就心安了,已经陆续返回了盘山大队。

县委书记他们也撤走了,乔智来到盘山大队之前,一直没有新的死亡病例发生,所以工作组都走光了,村里的人也开始各自忙碌自己的事情起来。

翠竹却没有离开,她母亲张诺娟和公社副书记刘毅受县委庄书记的委托,留在村里化解两个大队老李头家和薛寡妇家纠纷事宜,这件事如果不处理好,很可能会再次引发两个大队之间的械斗。

见到乔智回来,翠竹他们很高兴。*

乔智让刘毅带着自己到村里那二十几家死于这种超级病毒的家里进行调查。

经过一整天的调查,依然找不到病毒的来源和传播途径。

天黑了,乔智不想一个住在大队部,翠竹让他住在自己姐夫家。乔智答应了。

翠竹的母亲张诺娟一直到天黑了才回来,一进门就兴高彩烈地直嚷嚷:“好!终于办成了!哎呀真是费了老劲了!”

翠竹问:“妈,你帮薛婶找到肯嫁到黑河大队的熟闺女了?”

“是啊,找了好多村,人家都不肯。或者嫌礼金太少,最后,我打给县委庄书记汇报了,庄书记从维护大局稳定角度出发。决定以职工自愿捐助形式,捐了一笔钱出来,这才有家人肯将他们家熟闺女嫁去黑河大队装载机变速箱
。这下子老李头他们没话可说了吧。反正老李头也说过,生闺女§闺女都可以的。”

“娘。你可真厉害!这件事都办成了!”

张诺娟很是得意:“那当然,人已经送去黑河大队了,今晚就圆房哩!”

乔智问:“我一直搞不懂,你们说这生闺女§闺女,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有没有嫁过人的意思?”

张诺娟和女儿翠竹两人都是一愣,相互看了一眼。*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对对!”

乔智见她们这神情,知道不对,却也不追问。借口出去上厕所,出来之后,找个僻静处窜到云中,朝黑河大队方向飞去。

他知道黑河大队距离盘山大队只有一座山,很快,便找到了一处有***闪亮的村子,其中。有一家正在娶新媳妇。门口很热闹,灯笼火把的。乔智立即召唤出一只亡灵小蜜蜂。飞到了那家院子里。

丙然,院子里那老李头和另外两个老者正在招呼客人喝酒吃饭。他家房前屋后到处都是张灯结彩,只是。没见到新郎新娘出来接待客人。

乔智很是奇怪,指挥亡灵蜜蜂飞进了屋里,一间正房门上贴着大红喜字,门没有关,挂着门帘,每个经过这门边地人都不由自主加快了步伐,也没人敢朝里面瞧上一眼。

乔智很奇怪,让亡灵小蜜蜂飞了进去。

只见房间里的布置俨然是一处新房,大红喜烛挑在香案上,合欢酒放在圆桌上,可是,却不见新人。*

小蜜蜂在房间里盘旋一圈,终于,发现床上躺着两个人,盖着厚厚的大红喜被。那被子一直盖到了头顶!

从姿势上看,这两个人是正面朝上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的,这样子不怕憋气吗?乔智很奇怪,更让他奇怪地,是他根本看不见被子因为人的呼吸产生的起伏!

乔智心头一惊,通过视野借用术,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尸臭!

乔智立即召唤出一只骷髅战士,抓住被头一掀,床上露出直挺挺地两具死尸!一男一女,穿红挂绿,却都已经都高度腐败,整张脸浮肿变形,黑绿色腐败横亘在脸颊上。正从鼻孔、耳朵里往外流淌黑色的尸水!

啊----!

一个女子惊声尖叫,昏倒在了门口。

乔智的亡灵小蜜蜂转头望去,发现是一个老妇,可能是负责照看新房的,被床边那具骷髅战士给吓昏死了过去。

乔智收了魔法,返回了翠竹家。*

张诺娟和女儿翠竹正在火铺旁烤火。乔智坐下,问道:“熟闺女就是死的女人,对吗?”

两人都吃了一惊,望着乔智。

“老李头和薛寡妇家的换亲,应该是冥婚吧?”

冥婚,是古代流传至今地一种封建陋习,认为年轻人如果没成亲就死了,到了阴间会过不好,就会騒扰阳间的人不得安宁,所以就给死去还未下葬的孩子找人成亲渔乐吧游戏中心
,这就是冥婚。可以使给死人找死人配婚,也有的是找活人给私人配婚。在盘山大队,为了避讳,习惯上把给死人找活人配婚成为生闺女,也就是活着的闺女。而给死人找死人配婚,则称为熟闺女。

张诺娟缓缓点头:“是这样…”

“你是大队干部,怎么能支持这种封建陋习呢?”

张诺娟尴尬地笑了笑:“乔教导员,你不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这个习惯,解放前就有了,那时候比现在更盛行。后来解放了就少了,尤其是文革的时候,作为四旧曾经进行过批判,谁搞这个是要被抓去坐牢的,但文革结束后,也就没人管了。*所以这风气也重新流行起来,县里组织过好几次宣传教育,但人家不听,这种事情两家自愿,法律也没有规定死人不能结婚,所以,县里也就睁一眼闭一样了。”

乔智暗自叹了口气,这张诺娟说的倒也有理,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又能管得了呢。

一时间都没了话。房间里静悄悄地。

既然不能干预,左右无事,乔智干脆问个清楚,又问道:“这生闺女§闺女好找吗?”

“不好找!”张诺娟听乔智没有继续追问她这个妇女主任支持迷信活动地事情,暗自舒了口气,道:“只有周边的几个村愿意这样做,其他地方地,都不愿意,主要是咱们这里太穷,给不出高价钱,不管是生闺女还是熟闺女,家人都不愿意来。”

“熟闺女是一起埋葬,对吗?”

“嗯,熟闺女给钱倒还比较好找,就是生闺女麻烦,因为结冥婚要和尸体同睡一晚的,结了冥婚,就算结过婚了。结过冥婚地闺女,再找婆家就难了,谁也不愿意娶一个和死人结过婚的闺女。所以生闺女要价都高得很,但冥婚地人家都想找生闺女,除了体面之外,生闺女将来生育孩子,虽然是别人的,也被认为有了香火。所以找生闺女的人要多得多。”

乔智无语地摇摇头:“你们这真是封建!”

翠竹在一旁插话道:“乔公安,你还别说这是我们村里的封建,就是你们大城市还不是有人结冥婚!”

“有吗?”乔智很惊讶。

“当然有了!我都听说了哩!”

“哦,谁啊?”

“叫妮娜,老家就在我们县城。听说以前和他男人一起在你们省清河市开公司做生意,长得很漂亮。”

“妮娜回收电子元器件
?”乔智大吃一惊,“妮娜死了?”

“你认识她?”翠竹奇道。

“她是这的人?”

“是啊,她就是我们元易县的人。”

乔智暗叹一句:这世界真小!问道:“她什么时候结的冥婚?”

“就前些天。听说她以前跟了一个港商,很有钱,不过那港商生了怪病,痛得生不死,找了好多医院都没治好,听说老家有些老中医很不错,所以带着港商老公回老家找中医看病。想不到,刚到第二天,就突然死了。那港商也病得很厉害,扔了一叠钱就走了。妮娜的父母就托人给愿意和妮娜结冥婚的小伙子成亲,价格给得很高…”

乔智道:“她不是和港商结婚了吗?”

“没呢!那港商有老婆的,在香港,妮娜只是二奶。所以,实际上妮娜并没有结婚的。她父母担心她在阴间不好过,又害怕她在阴间过不好,会来阳间騒扰活着的人,所以给她结冥婚。反正以前妮娜家很有钱的。知道后来谁成了她冥婚的丈夫吗?----就是这盘山大队的铁柱!妮娜的父母挑来挑去,最终看中了铁柱,说他身强力壮,人也长得英俊,将来在阴间能保护妮娜。这句话还真说对了,没多久,铁柱也莫名其妙死了!”

“铁柱也死了?”

“是啊!他就是我们大队第一个死的人!”

“不对啊,我调查过,第一个死的叫王大海,怎么成了铁柱了?”

“王大海是他的大名!他小名叫铁柱。”

王大海的尸体乔智进行过解剖,同样是内脏成烂泥状而死,应该也是中了那种恐怖的病毒。不过,他却不知道,原来王大海还结了冥婚,而且,冥婚的老婆竟然就是换妻俱乐部的妮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