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光明日報文化文化周末版推介 品新“永州八記”

2019-03-11 19:08:57

光明日報文化文化周末版推介 品新“永州八記”

原標題:永州八記

【與古為徒】

作者:胡竹峰(青年作家,編輯、記者,曾獲人民文學獎、林語堂散文獎)

湘江源記

車身搖晃,人也搖晃。車極大,山更大,于是映得車小了。下得車来,站在山水間,顯出人越發小了,天地芥子。到得湘江源,雨忽忽密集集迎頭兜面潑下来,傘面砰砰如鼓點,又鏘然作金石聲。

溪水暴漲,兩岸雜草順水勢而傾。那路就在水邊,水往下流,人卻一步步朝上走。四野多松竹,雨中草木洗得翠亮,依舊欣欣向榮,仿佛春日。竹林下,筍衣零落,新舊不一。

山回路轉,移步向前,一瀑布自山頂轟然而下,水流鼓蕩如白練。愣愣立在那里,心頭歡喜,終是到了一次湘江源。于是下山,鞋襪濕了,農人生有炭火,烘而干之。飲姜茶兩杯,飯畢而去。

文廟記

文廟在寧遠,寧遠二字有文氣,文廟里卻無文氣。文氣依附于人,那是文人,文人有武氣如何?古書記載,孔子長九尺有六寸,力能舉關,精于騎射。

子夏問于孔子曰:居父母之仇如之何?

夫子曰:寢苫枕干,不仕,弗與共天下也。遇諸市朝,不反兵而斗!

文人無武氣則已,有則擲地有聲。

寧遠文廟無文氣,卻有舊氣。舊氣不舊,在晚清民国之間。舊氣中有凜然,到底正大。我三十歲后,最愛正大。

九嶷山記

九嶷山如天降泥丸而成,磊落軒昂,《晉書》说索靖體磊落而壯麗,姿光潤以粲粲。九嶷山之形壯麗,雨后山石光潤、草木粲粲。人間煙與山林霧一體,讓人疑惑那霧亦人力所為,恍惚如坐云間。

九嶷山是舜帝陵之所在,其中何紹基《諭祭文》,端莊肅穆。

《孟子》说舜往于田,號泣于旻天。圣人哭,世情在焉,这是孟子的世情。

柳子廟記

柳子者,柳宗元也。柳宗元《永州八記》獨步唐宋,后人感念其文,立廟為記。柳子廟在瀟水之西的愚溪北岸。古街窄窄的,黑瓦青墻如舊时水墨,廟在街腰,仿佛街的一顆紐扣。

進得廟門,眼里并無好風致,好風致在心里——一肚子柳子文章。《柳河東集》我讀過,妙處如獅吼。獅子吼我聽過,有一股莊嚴,柳宗元文章莊嚴,山水小品亦有正聲。佛經稱獅子吼則百獸伏,也指“如来正聲”。

拾級而上,入得后院,見蘇軾“荔子碑”,大楷錯落起伏如山脈連綿,以手書空,不知隨行人已催了三次,恍惚中匆匆走出廟門。

出廟門三五丈,一溪橫陳,是為愚溪。溪流不語,岸邊一叢芙蓉開得正好。

飲食記

永州七日飲食,以零陵柳子街百家宴第一。百家宴,又稱柳子宴,每年重陽節在柳子街設席擺宴。鄉民自備飲食,八方吃客相会于此。菜有血鴨、螺、柳子大三鮮、龍青扣肉、小石潭清水魚之類。我所好并非一款款美食,心喜在酒肉雜陳之世俗氣,猜拳行令之富足氣。世俗氣與富足氣是人生好底色,俗眼看不得也。

坐街宴飲,耳目都是煙火人聲。人聲鼎沸,酒氣與茶香喧天。食客里有胡竹峰,也仿佛有蘇軾與張岱、李漁。席終人散,到底是晚秋,月殘風冷,街巷里斷斷續續傳出一縷簫音。聽客里有胡竹峰,也仿佛有蘇軾與張岱、李漁。

街頭一挑籃子的婦人,扁擔兩頭倒掛有活禽,目不視人,徑直獨去。

蟲鳴與竹影記

出柳子廟,沿街逆水而行,見鈷鉧潭與潭西小丘,也看了小丘西邊的小石潭。景色并不見佳,唐朝或者也这樣。雨后路濕,染了一腳污泥,到底歡喜。歡喜在見到柳家景色,山、石、水、沙皆無主,且送至柳宗元府上。

景色欠佳,暮色甚好,晦暝像唐人詩文集。暮色中竹枝搖動,蟲鳴自竹林起,忽左忽右。秋蟲唧唧往往凄凄切切,永州的秋蟲卻有樸素氣,中有深情。同行者提前離去了,一人獨行徐步,只為聽聽那蟲鳴看看那竹影。

街頭眾人宴飲正歡,飯菜香飄来,忽然失魂落魄。一剎那,空蕩蕩,柳宗元附體。

蕉影記

舊时候永州有八景,綠天蕉影是其一。懷素出家為僧,在寺旁種有萬株芭蕉,以蕉葉為紙習字。芭蕉綠蔭遮天,懷素將居室稱為綠天庵。

綠天庵遺址不存,蕉影依舊,料想前人與今人所見的芭蕉并無二致。

坐在石階上數芭蕉,一蕉又一蕉,數得百十棵,心里一岔,亂了。于是作罷。看芭蕉是癡,數芭蕉更癡。人有癡氣好,人無癡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芭蕉下處處有真氣,《素問》上说恬惔虛無,真氣從之。芭蕉深得恬惔虛無之境味。人隱在蕉影里,蕉影仿佛人影,人影忽作蕉影。恬淡虛無之氣自腋下而生,如飲茶三碗。

瀟湘記

六朝氣象不一般,南朝梁柳惲“洞庭有歸客,瀟湘逢故人”一句近唐風,有老杜的慷慨氣。慷慨氣遼闊,遼闊是大境界。瀟湘也遼闊,水流浩蕩,眼前一寬。

船行在萍洲,瀟水和湘江在此融匯。江流滔滔,雨后略有些渾濁。瀟湘雙絕,景色是趙孟頫、董其昌的山水。山水風月,本無常主,二〇一八年秋日,安徽胡竹峰做了回瀟湘主人。

中午在萍洲書院吃飯,近来飽受濕氣,飲酒三杯驅寒。

《光明日報》( 2019年01月18日 15版)

感冒发烧多喝水有3大好处
伟特 鲁南
怎么判断膝盖韧带拉伤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