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暴风逼近风暴眼:巨亏10亿,市值暴跌90%

2019-06-22 15:19:37

中国市场可以少一个联邦快递,而联邦快递却无法承担失去中国市场的损失。

天下网商记者 徐艺婷

暴风集团又遇上事儿了。5月22日,多地暴风TV的员工都称收到通知,由于融资进度问题,公司所有人员遣散;而暴风TV公开的公司地址——深圳三诺智慧大厦也已大门紧闭。

一时间,猜测四起:暴风集团的核心业务暴风TV,是不是不行了?

次日,暴风集团发表公告,称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只是“为优化结构、控制成本,暴风智能对行政、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但技术、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

这是2019年以来,暴风集团第四次陷入舆论漩涡。

2019年3月,暴风集团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称的“老赖”。起因在于,拖欠离职员工工资1.2074万元。一天后,或许暴风偿清了欠款,法院删除其失信信息。

而在“老赖事件”之后仅两个月,暴风又成了“被告”。2019年5月,昔日的合作伙伴光大证券,一纸诉状将其告上了法庭, 请求法院判令暴风集团支付7.5亿元。

显然,暴风是无法支付这笔债务的。

据其发布的2018年报,期内扣非净利润为亏损10.6亿,同比下降2733.86%。财报被出具“保留意见”,股票也遭多方股东减持。昔日市值高达400亿的“创业板之王”,如今市值仅剩23亿人民币。

曾经在上市时连续34个涨停板、一度被封为“妖股”的暴风集团,这些年究竟遭遇了什么?

那个没拿到毕业证的小子,收购了暴风影音

暴风的故事,起于暴风影音的研发者周胜军,而盛衰皆系于当下暴风集团的掌门人冯鑫。

周胜军大学主修化学,因爱好编程变成而自学成才。他于毕业后下海,成了一名电脑经销商。2002年,周胜军受人之托收下了两位徒弟——朋友的女儿及其女儿的好友。他给两位徒弟布置了一个作业:做个东西,能兼容大多数流行格式的视频。

姑娘们一顿捣鼓,真做出了一个解码集成包。这是暴风影音的前身。

当时众人苦“繁杂的视频格式”久矣,解码集成包像是一剂解药。尽管面世时还不完善,但迅速席卷了各大论坛。

此后几年,周胜军师徒三人全力投入暴风影音,不断升级这款播放器。

就在暴风影音声势渐盛的2005年,一个叫冯鑫的人,也做起了播放器。

冯鑫的履历颇为传奇。公开资料显示,他曾就读于合肥工业大学,但只拿到了学位证。没有毕业证的他,曾在山西阳泉矿务局干过文职,跑过煤炭运输,也做过食品贸易,办过馒头厂,均告败。

兜兜转转五年之后,机缘巧合,他进入金山软件公司。

在金山,他只用一年时间,便从基层员工升至西南片区负责人。当时盛传,金山杀毒软件在全国一天销售2万套,西南片区占50%,是当之无愧的销售冠军。经此一役,冯鑫在江湖中小有名气,一路做到了金山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

之后,他又在雅虎短暂任职。离职后即创办北京酷热科技公司,推出播放软件“酷热影音”,直追“暴风影音”。彼时,后者位列行业前三。

2007年,冯鑫在中国著名投资人蔡文胜的帮助下,成功收购暴风影音,作价1200万。

34个涨停板,暴风“封神”

收购暴风后,冯鑫将其定义为“万能播放软件”,能解析近400种播放格式。

以冯鑫的个性,播放器要做好,但自然也不安于只做播放器。2008年7月16日,暴风影音宣布正式进入在线视频服务领域。自此,暴风影音从单一视频播放软件转型为在线视频服务供应商。

彼时,市场上已有优酷、土豆、PPS,而腾讯视频尚未诞生。暴风影音一方面通过增强画面清晰度等措施,提高用户体验;另一方面,通过页面弹窗广告等增加收入。

经过稳步发展,暴风影音逐渐壮大,至2009年市场占有率达到73%。当年,全中国网民数量为3.8亿元,暴风影音的用户为2.8亿,日活跃用户2500万。意即每四个网民就有三个下载。在当时的80、90后中,暴风影音几乎成了“视频网站”的代名词,上网看剧尽在其中。

随着用户的增加,暴风影音的广告收入也不断提升。至2014年,广告占到整体营收的95%以上。

2015年3月24日,暴风影音所属的暴风集团上市,连续34个涨停。其股价从发行价7.14元,最高涨至327元,市值突破408亿。

那年五月,暴风登上神坛,被封“妖股”。与此同时,董事长冯鑫业迎来高光时刻,个人账面身家突破100亿。

失败的乐视模仿者

与上市的荣光一同到来的,是为了冲击上市而落下的距离。

暴风影音的发展,得益于自身的产品竞争力,更得益于当时并不完善的版权环境。但2011年之后,版权意识与日俱增。当时,视频网站的版权之争已经打响。在乐视的启发下,优酷、爱奇艺(之前的PPS)、腾讯视频、搜狐视频,均投入重金购买版权,并研发自制节目。

在各大网站烧钱大战最激烈的时候,筹谋上市的暴风影音却因为A股“保持三年以上盈利”的审批标准,勒紧了裤腰带。

因为版权少、节目少,流量逐渐流失,继而广告收入也减少;为保持盈利,只能缩减开支,继续减少版权购买,由此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尽管成功上市,但渐渐地,暴风影音掉出了视频网站的第一梯队。

这时的冯鑫做了什么呢?

模仿他的山西老乡,贾跃亭。

冯鑫曾在公开场合,对乐视所涉足的一些领域均表示推崇,认为“应该义无反顾地学习”。贾跃亭发明了一个词叫做“生态化反”,冯鑫发明了一个词叫“联邦生态”;贾跃亭做乐视TV,冯鑫就做暴风TV。

暴风TV的思路为:低价卖硬件,预装软件平台,用内容盈利。由于价格定得过低,卖一台亏一台。这导致上市第二年,暴风集团收入翻倍,但却陷入了亏损。

除了电视以外,暴风的“联邦生态”还包括VR项目“暴风魔镜”、直播、游戏、文化、体育等多个板块。

对暴风集团来说,财务已经捉襟见肘:暴风影音江河日下,自身难保,遑论充当“现金奶牛”;新业务又逢竞争红海,急需砸钱换市场。情急之下的冯鑫,只能靠股权质押融得的资金,维持公司运转。

眼下来看,新业务均艰难重重。在没有稳定盈利业务的情况下,冯鑫所砸的钱,恐怕也是杯水车薪。

市值跌超九成,暴风走进风暴中心

5月30日,暴风集团开盘价6.96元,市值22.93亿,距离高峰400亿,已经跌去了九成。

早在之前,暴风集团的重要股东,以及公司的董事、兼事和一众高管们,均已套现走人。只留下冯鑫身兼董事长、总经理、董秘数职。

而光大证券的债务,仿佛是那根“最后的稻草”。

此前,双方共同投资体育媒体服务公司MPS。不料,两年后MPS即遭破产清算。为此,光大资本计提了15亿元的负债。而根据之前签订的协议,暴风集团应当回购股份,这才有了光大控告一事。

2019年Q1财报净资产已经不足700万元的暴风集团,该如何走出风暴中心?

冯鑫曾不止一次说起:“暴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不怪团队,也不怪A股的环境,也不怪我的任何一个债务人,也不怪任何一个帮我做业务的人,真实的是99.999%还是要怪自己。”

编辑 杜博奇

欢迎关注

# 10分钟读懂商业财报#

专注互联网商业的权威新闻媒体,记录互联网商业的人物和故事,提供天猫和淘宝商家集培训、营销、实战于一体的系统化服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