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在迷雾中前行内蒙纪行

2018-09-30 11:25:50

  在迷雾中前行——内蒙纪行

  这次迟到的旅行,起因是八月份一次未遂的出逃。那时候,在上看了阿尔山和呼伦贝尔草原的介绍,便起了动身的念头,可在最后关头,休假的申请被老板善意地否决了。但要去内蒙的念头,却从来没有停止过。于是,在无知的蠢蠢欲动指引下,也不管现在不是去内蒙的最好季节,我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10月2日

  万科森林度假公园怎么样
从火车下来,是十月二日下午一点半的乌兰浩特,去客运站换乘大巴,两点半发车,四个半小时的行程。

  开始时路上的景致并无特别,大致与河北内蒙交界附近的普通农村相差不远。而后随着道路的深入,景致亦开始变化。田野消失了,周围是广阔的平原。前面是山,辽阔的平静的山,上面种着树,整齐地排列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道路笔直的向前伸延,汽车就如婴儿般,慢慢地爬象母亲的怀抱。不知不觉地,车子已经行驶在群山之中。山都不高,所以能看得很远。巨大而平缓的山坡,在夕阳下袒露出温柔的阴影。而夕阳,在薄薄的云彩后面,平静地把光芒散落在视线所及的每一座山,每一棵树,每一片树叶上。

  一切都那么平和而且壮观,我几乎以为天堂就在眼前了。

  只是几乎而已。六点钟,太阳落尽后,天色阴沉起来,而后竟下起了小雨,极细极细的雨,还夹杂着雪粉。我开始为我未知的旅程担忧起来。

  下了车,放下行李,漫步在晚上七天的阿尔山街头,路上几乎空无一人。“阿尔山是全国最小的城市,全市居民只有八千人。”——我终于亲身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实性。

  最后住在了伊尔施,一个离阿尔山不远的小镇。

  10月3日

  早上果然是阴天,还起了浓浓的雾,伴着细细的小雨。于是我破例睡了个懒觉,直到十点,才慢吞吞走出旅馆,游荡在伊尔施街头。

  街头的风貌与小镇的规模惊人地一致,那就是,一种落后小市镇特有的杂乱。路边的小店以其原始而简陋的面目排列在我面前,这些小店,除了一块简单地写着店名的牌子外,没有任何修饰。路上的行人不多,但似乎都相互认识。唯一让我略感惊讶的是,这里的交通工具——出租车,小面包和个人机动三轮车——不成比例地多,这些来来往往的车辆时刻在提醒游人,这里是旅游区。

  伊尔施是一个山谷中的小镇,上山极其方便。从镇上的主干道往南,穿过几座民居,转眼就到了山上。

  雾中的山坡景致迷人,这是我始料不及的。隔着浓浓的雾气,原本茂密的树林忽然便有了层次,由深而浅的层次。我不知道在这样的雾气里,空间是收缩了还是扩展了。对我的眼睛来说,原本能看到极远的距离,现在五十米外不能视物;但对树木的眼睛来说(如果他们有眼睛的话),原本拥挤不堪的周围,现在倒是开阔了不少。也许唯一不觉迷惑甚至暗自窃喜的是我的相机,这台并不先进的国产相机,终于借着浓浓的雾色成功地消除了与高档相机的差距。

  树梢是我在此地见到的最美的事物之一。这些极细极细的枝条,温柔地舒展着,末端却偏有几片残叶,眷恋着不肯离去,在微风中瑟瑟发抖。这一切,犹如一幅淡淡的国画,或者一个久远的梦,宁静,空旷,而忧伤。

  下午,和一位刚认识的旅行者穿越一片松林。这片茂密的松林,树干笔直,年龄却都不大,显然是人工种植的。然而最让人惊讶的是地上铺满了厚厚的黄色的松针。这些不知用了多少时间堆积起来的松针,犹如一张松软的垫子,踩在上面,软软地有一种温柔的喜悦。这是我这次旅行经历的最好的心情之一。

  10月4日

  鉴于阿尔山糟糕的天气,我决定逃往海拉尔。去海拉尔的汽车每周一、二、五、六从阿尔山八点开出,须经左旗倒车。我们(我和昨天爬山的旅伴)特意起了个大早,为的是看一看小镇旁边的哈拉哈河。

  河边景色秀丽,水流清澈,对岸低矮的灌木丛颜色鲜艳。难得的是早晨居然看到了阳光,远山在阳光下云雾缭绕,亲切可人。为走近一睹芳容,我告别旅伴,一人继续深入。

  到达山脚的过程是这样的,先要沿河而上,穿过伊尔施桥,然后离开公路,越过一大片低矮的灌木丛,其中还要跳过两条小溪,最后爬上一个小土坡,才算真正到达。为了决定是否传过灌木丛,我犹豫了一会,因为当时已经是早上七点一刻,继续深入的话时间会很紧张,最后我还是决定走下去,只为了富力又一城
难得的阳光,我不希望我的阿尔山之行最后留下遗憾。

  站在山前,才发现刚才的努力和决心都是值得的。脚下是一大块金黄的收割后的麦田,哪里有水式模温机
在阳光下展现出黄金般的自信,旁边有一部分已经烧掉用作积肥,露出黑色的肥沃的土壤。前面是成片成片的树林,同样露出金黄的光泽,并把我的视线引导向后面的山。

  我开始明白自己为什么明知道这时候来内蒙不适合仍一意孤行的一个重要的原因了——我喜欢这样的金黄色。明亮,灿烂,自信,让我看到了生命的丰盛。

  10月5日

  4号下午到海拉尔是晴天,第二天早上却下起了雨,难道我来的真的不是时候?

  这次来海拉尔的主要目标是红花尔基,我没看过照片,只是听说很美。早上,在车站候车室,我和朋友为是否冒险一去犹豫了很久。第二班车(也是早上最后一班)临发车前,我看了看天,隐约有太阳的影子。于是我说,去吧!等我们买了票,走出停车场,才发现天还下着雨,而此时太阳却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这时候才知道上了这位太阳先生的当,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坐到了去红花尔基的车上。

  一路上时而阴天时而小雨,天气并不见好转。车子向南,过南屯,经过了若干个以“苏木”结尾的地方(看样子“苏木”是村庄的意思),再到依敏河,一路都是草原。黄色的草原,上面放牧着成群的牛和羊。过了伊敏河,我们向目的地靠近,平缓、巨大的山开始拔起在草原上。河流也随之浮出地面,旁边生长着高大的红色和黄色的灌木——现在,我开始对河流给予更多的关注(甚于草原),因为河流代表着生命力,它在草原的出现总能给我一种莫名的激动,仿佛河边的那些树呀牛呀羊呀就是从这些河流里长出来的。车沿着公路远远地顺着河走,逐渐地,河边的灌木开始多起来。然后,在一处山脚下,一片非常辽阔的灌木丛出现了,放眼望去尽是鲜艳的红色和黄色,河流也突然出现生命似的分叉穿入其中。这些都明白无误地告诉我,草原中最肥沃,最美丽的地方就在眼前。这就是红花尔基。

  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片土地,它蕴含的生命力深深地打动了我。虽然下着雨,虽然我们只在镇里吃了一顿饭就出来了,虽然甚至连停下来拍一张照片的机会都没有,但我还是相信,这次的红花尔基没有白来。我看到了生命的自信,因为这种自信的存在,阴天或着下雨都不能减损它的美丽。

  同去的海拉尔的朋友一直很抱歉碰到了这么糟糕的天气。其实,做为一个旅行者,是不能要求天怎么样怎么样的。他必须承认自己是渺小的,他必须放弃自己身上的傲慢和自大,平静地接受周围的环境,融入进去,并用全部的精神去发现眼睛所见之上的美。

  10月6日

  早上和朋友包了辆车去金帐汗,一个仿制的成吉思汗的大帐篷,如同大多数旅游的复制品一样,并没有引起我多大的兴趣。

  回去的路上,我们去看了莫日格勒河,这条世上弯最多的河。这是一位海拉尔人在阿尔山告诉我的,我来这并不是想看它那弯曲的河道,而是他告诉我,每次他看到这河都有无限的感触。

  之后我们走进一个当地居民的帐篷。帐篷并不算大,却坐了七八个人,原来是主人正在招待远方的客人。热情的主人邀请我们坐下,并让我们品尝刚做好的手抓羊肉,我敢说我从来没有吃过如此新鲜美味的羊肉。然而更大的震动却在后头。主人让自己的女儿为客人唱歌,这是一位相当漂亮的蒙古姑娘。她站在一边,唱了起来,用的是蒙古语,一种我不曾认识的语言。

  然后我听到了忧伤。

  这只是一种感觉,因为我不了解这种语言(后来她用汉语重唱了一次,我却忘了内容)。或许是这种语言特有的颤音拨动了我,又或许这本身是个忧伤的民族。这不奇怪。这是一片美丽的土地,这个民族却是一个漂泊的民族。

  我开始明白那位看河人的感触了。

  ——后记

  明年,我会再来一次。为了这片广阔的土地,和上面生活着的人们。

  作者:andrewyu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