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漂在塞纳河上穿越时光toutiao

2019-01-13 07:16:59
漂在塞纳河上穿越时光 漂在塞纳河上穿越时光toutiao
塞纳河上的桥

我们坐着空荡的游船沿着塞纳河缓缓而行,这个“大筏子”无遮无挡,让河畔的大气象一览无遗。在早已久仰大名的的空间里,亲历一个书里、电影里似曾相识的现场,人生又多了一个异地的瞬间,又落实了一种想象。

八月的清风吹走了都市里的燥热和浮尘,给我们匆忙焦急的情绪降了温,轻而易举地驱散了那份闹心的暑气宝宝发烧一般会持续几天

塞纳河就像建筑丛林里拉开的大口子,辟出的一条宽阔通道,载风携水,让湿润的空气川流不息,让拥挤的城市有了充分的呼吸。水流缓缓向前,不紧不慢地去它的目的地---英吉利海峡了。

如今,船上播放的解说词已有中文,就算不做功课,我们也能断断续续,大致听出周围建筑的名称来历。

左岸,有高耸的埃菲尔铁塔,幽深的老巷和咖啡馆,大学区。美术馆里收存着罗丹的思想者和很多知名艺术家的杰作。先贤祠、蒙版纳斯公墓至今还呵护着无数安睡着的非凡的灵魂。

那里有卢梭、雨果、莫泊桑、伏尔泰、居里夫妇等名震世界的智者精英,他们是开启人们的智慧和文明生活的人。我没时间去近距离探访,在此地遥望就算行礼拜谒吧,意思到了。

右岸依河畔屹立着的成群的古典建筑,那大小皇宫外表沧桑陈旧却掩不住独到的精美与昔日的尊贵,巴士底广场、爱丽舍宫、卢浮宫、香榭丽舍大街,是最正统的巴黎代表。这些从不同历史阶段中走过来的著名地标带着它们特有的沉稳与右岸的后辈隔河相望。

岸上的风景在身边从容地流动着,塔尖,金顶、雕塑和云天河水呼应交融,无论是历史的底气还是现代的时尚,都一起穿越时光,见证岁月更替,构成了城市的年轮。

喜欢,我喜欢这种坐在船上浏览城市的感觉,喜欢这种有底气的展现,也欣赏巴黎的大气、丰富和宏伟,这是个有很多故事、有精彩看头的地方。

心不在焉的太阳,若隐若现。高天下的浮云虚实变幻着婴儿发烧38度怎么办
,它们用清淡的目光,俯瞰着着巴黎,照应着巴黎。大河之上,我们和巴黎共同分享着同一份欢悦和舒爽。

河畔的巴黎是仪态万千的,像位绝色沧桑的贵妇,此时平和优雅,但我觉得好像能看到她的过往。有傲慢矜持,有绚丽琳琅、其实也有黑暗和凄迷、冷酷和残忍吧。

她也因此而立体,动人。恐怕谁都不能否认,这个城市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以及由此输出的文化艺术和对时尚的引领,期中包含着创造性和想象力,还有人类的进取和追求中的许多东西。

塞纳河由东南向西北流淌着,从地图上看在世区画了一道弧。我站在船头,无论眼光向左还是向右,风景都是好看的。

古色古香的窗棂,巴黎丽人的倩影,情侣依偎的甜蜜密还有从小就认识的那些法国大梧桐已经是老绿色的了,它们组成的和弦真的透出那种悠然和浪漫,这令我想起了国内曾风靡的一首船歌,在不合辙的衔接中不禁哑然失笑,工业化的引擎早就超越了纤夫力量。

曾几何时,塞纳河是遥远的,缥缈得和我的生活毫不沾边。可有一段时间里,这河似乎一下子漫进了我的蜗居。是雨果、罗曼罗兰和巴尔扎克的小说,是傅雷的翻译,是比才的卡门在我少年时代的尾声中,在青年时代的初期里找补满足了一点来那源自于阅读沙漠的好奇与饥渴。

除了八国联军,国际歌和欧仁·鲍迪埃外,我们竟又认识了“艾斯米拉达”,“卡西摩多”“冉阿让”,我曾经认为“悲惨世界”是我读过的最好看的书。

还有其他一些法国人在那段“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给过我们有益的启迪和教育,在锁国的岁月里透进了一股世界之风,乏味和单调的文化生活添加了几抹打眼的亮色。见识到了一丝文化的多元和异样,一种不一样的感受让我们的精神多了一点花样和充实,在同龄人中竟然还有几分时髦。

其实到现在我才真的知道了暴发户,葛朗台还有金钱是怎么回事,眼见为实啊。在社会进程中我们才刚刚走来。原来那些小说都看得糊里糊涂的。不管怎样能传到东方来的艺术和文明,大多是精湛和有力量的吧。

当下的一切都是实在的,团友们认真点数、检阅着河上的37座桥,(最新的是2006年,西蒙娜·德·波伏瓦步行桥,一座很女性化的桥)中国老人有句俗语,“我走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事到如今,还真弄不清大桥小桥走过了多少,走得越多,就意味着人越老。

而在巴黎我有点印象的是:古老的新桥、华丽的亚历山大三世桥、协和桥、艺术桥和路易.莫利普桥,每座都有着它们自己的历史和故事。

亚历山大三世桥是俄沙皇尼古拉二世作为俄法亲善的赠品送的,并以其父亚历山大三世命名。桥灯由小爱神托举,桥头有石雕立柱,经镀金女神、飞马、青铜骑士装饰后,显得华丽讲究,大桥连接了塞河两岸的香榭丽舍和荣军院广场,很有气派。相比之下协和桥(曾用名:路易十六桥、革命桥)就显得朴素不起眼了。它连接了右岸协和广场堤道和右岸奥赛堤道。

远处的巴黎最高楼蒙帕纳斯大厦我们也登上去了,听说明年它就要被超越了。巴黎城市规划的限高政策由来已久,多年严守规划也是一绝,听说法兰西第二帝国时的规划有的至今适用,古老建筑都是中世纪留下的,城市主要风貌仍以十九世纪中叶遗留为主,这太离奇了,不是吗?二战时,希特勒想摧毁这座城,幸亏这疯子没能得逞。

其实,自打进了巴黎,协和广场的嘈杂,埃菲尔铁塔前夜景中过度的喧嚣,从香街到凯旋门的车水马龙和目不暇接的广告店铺,一直让我眼花,缭乱之中有点找不着北。迷失中失去的是想象里的厚重和美感,还有淹没在人堆中的自我,觉得实景现状和我所神往的很不对称。

巴黎的游程终于让我在这大船上收获了塞纳河给予的补偿和安慰,心生庆幸,仿佛有什么东西失而复得,好像一份多年的痴情有了回报,从来都喜欢河流的我实在是要感谢它这份慷慨给予了。

好像听过一种说法,没有巴黎就没有法国,没有塞纳河就没有巴黎。漂在塞纳河上就觉得这话很有道理宝宝退烧药
,河岸的风景真是很棒的,巴黎历史建筑的精华一目而阅。行过,看过,心里就多了一份踏实,对我,一个不了解历史掌故的肤浅观光客,足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