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一場有儀式感的盛宴——年俗之樂

2019-03-11 19:07:57

一場有儀式感的盛宴——年俗之樂

新華社記者

年是中華文化的濃縮,年俗中有百姓说不完的故事,道不盡的風情,也有人们割舍不掉的情懷。色彩、聲音、情感在这場盛宴中完美交融,祭奠祖先、除舊迎新、慶喜納福等民俗又將“春節”这一古老的節日,在时間的交往更替中得到繼承和弘揚,一場有儀式感的盛宴正在進行。

火樹銀花滿是景

槳聲、燈影、歡聲笑語已將金陵煙雨中的秦淮河裝飾一新,荷花燈、豬年生肖燈、龍形燈……讓人目不暇接。

俗語云:“過年不到夫子廟,等于沒過年;到夫子廟不買燈,等于沒過好年。”春節期間家人團聚,到秦淮河夫子廟買燈、觀燈、賞景,已經成為大多數南京人的一種習俗和濃濃的鄉土情結。

正月初一一大早,秦淮燈彩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賀雙生與妻子早早地趕到夫子廟西廣場東牌樓的攤位前忙活起来。每年,他们的花燈總是創意滿滿又不失傳統韻味,頗受歡迎。

荷花燈是最傳統、最經典也是最復雜的一種花燈。傳統紙扎的荷花燈要經歷62道工序,包括扎、糊、裱、涂、染等。從最簡單的原材料開始,經手藝人的精心制作,一瓣一瓣地慢慢生出形狀,染上顏色,最終才成為一盞漂亮的手提燈。

“燈彩越来越多樣,日子越来越紅火”是老燈彩藝人陸有文的真切感受。對于年過古稀的傳承人陸有文来说,做燈彩與其说是一門手藝,不如说是一種情結。伴着秦淮燈会,陸有文已經一年不落地走過了33个年頭。

陸有文指着一款龍形花燈告訴記者,他做的这條龍是正在騰飛的中華龍。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代表着中国70年的發展,老百姓生活大大改善,越過越紅火。

“秦淮燈彩甲天下”,南京秦淮燈会始于南朝,至今1700多年歷史,是中国傳統的民俗燈会。

姹紫嫣紅都是春

在“花城”廣州,“逛花街”是重要的過年習俗。金桔象征“大吉大利”,百合寓意“百年好合”,黃金果則代表“五代同堂”……

83歲的退休干部蔣克昌一直工作生活在廣州,他見證了廣州60多年間春節花市的變遷。

蔣克昌回憶道,“50年代,那时候新品種沒有現在多,家家戶戶必備的是一盆水仙。那时價格便宜,人们趕在年前買上一盆放在家里,圖个‘花開富貴’的意頭。”

據相關資料記載,1980年,廣州花市首次出現荷蘭的郁金香、比利时的杜鵑等品種;1984年,法国劍蘭首次出現在越秀區中心花市;21世紀初,澳大利亞的帝王花、荷蘭的大號豬籠草等新品種紛紛涌入廣州花市。

在花藝師胡媚的眼里,近年来,人们對高質量、更富有設計感的花卉產品的需求正在逐步提升。“我们通過對花卉材料的運用,結合傳統節日元素,提升春節的年味,高品質的花卉銷售量年年增加。”胡媚说。

從過去鮮花是一種禮物,現在是一種陪伴,如今“逛花街”已經成為人们重要的過年習俗。

熱熱鬧鬧盡是樂

西北的甘肅慶陽,過年最有鄉土味、最受歡迎的年俗活動當屬“耍社火”。依照風俗,社火從正月初一開始,一直要鬧過元宵節。

天剛亮,甘肅省慶陽市肖金鎮左咀村廣場熙熙攘攘,全村男女老少忙着化裝打扮,準備走村串戶“耍社火”。

72歲的“社火頭”左克強,打起鼓来腰板硬朗,在他的帶領下,人们敲起手中的鑼鼓樂器,踩着鼓點,女人们扭起秧歌,手里的扇子翩翩起舞。男人们擺起陣勢,一会兒舞龍,一会兒耍槍弄棒。歡聲、笑聲、掌聲、喝彩聲附和着鑼鼓聲,回響在遼闊的西北大地上。

依靠果樹栽植和規模養殖脫貧的左咀村村民過上了不愁吃穿的富裕生活,大家要將心中的喜悅和熱情通過“耍社火”表達出来,將快樂用鑼鼓點傳遞出去。

尋根覓祖總是情

大年初一,来自河南省博愛縣的張慶一家来到了山西洪洞大槐樹,“家譜記載,祖先于公元1368年從洪洞遷往懷慶府,后来又輾轉遷移多次,家譜也遺失了部分,能夠確定的是到我这一代已經是第31代了,今年,我们也来祖地看看。”張慶说。

選擇在春節期間来到大槐樹,一方面為了尋根,吸引張慶一家的還有大槐樹濃濃的年俗年味,“一進大門‘縣太爺’就領着一班衙役奏起了迎親鑼鼓,看完《大槐樹移民》實景演出后再看看《祭祀》《魁星點斗》等演出,可以更直觀地理解我国的傳統文化。”張慶说。

“問我祖先来何處?山西洪洞大槐樹”。洪洞大槐樹被稱為我国輻射范圍最廣、影響最大的移民發源地,近年来,洪洞大槐樹形成了一股“尋根熱”。

来自河南洛陽的姑娘張焰瑞已經来過大槐樹許多次了,“我的祖先也是從大槐樹移民到洛陽的,这幾年每年都要来大槐樹,主要還是為家人、為祖国祈福吧。”張焰瑞说。

祭祖堂中掛滿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的祝福,“祝愿祖国,福泰安康”的祝福絲帶顯得異常奪目。

春節帶着人们對過去一年的總結和感悟,載着人们在新年伊始許下的愿望繼續前行,過年的形式越来越豐富多彩,但是無論怎樣變遷,这場合家團圓、辭舊迎新的盛宴,永遠不變的是濃濃年味兒。

减重健身训练计划
静脉炎特征
宝宝甲型流感怎么治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