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医药 >> 常识

冰人正文第三十二篇自杀下

2019-01-25 22:18:20

(小说《冰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冷月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冰人全集阅读正文第三十二篇自杀(下),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冰雨的心猛地抖了一下。空气显得沉重无比,好似从四面八方挤压着他,大家投注过来的眼神象箭一样射在他身上,他好想逃,逃得远远的,不让任何人找到,可惜偏偏身子一动不能动,他完全被某种不祥的预感震傻了!

上官明也顺着夫人的眼光看到冰雨,由于先入为主的关系,不以为然地道:“哦,小薇,那是妹妹的儿子,你干嘛那样看着人家……”

薇夫人根本不理他,眼神仍直勾勾的与冰雨互视着,那种近乎贪婪的眼神让上官明一下子领悟了她的意思,张口结舌地指着冰雨道:“你的意思是……他,他就是潭儿!”

薇夫人本能地咧嘴笑了,痴痴地呓语道:“是他,是他,他就是我们的潭儿,妹妹没骗我,他果然长成一个合格的男子汉了!”

她忽然一把抓住丈夫的手,“老公,你不要怪妹妹,其实她一点儿也没虐待我,该享受的我都能享受到,我只是不能和外界联系而已,还有,虽然她不让我和潭儿骨肉相见,但潭儿的消息和影像她一直有给我,你别怪她,好不好?”

上官明温柔地一笑,抚了抚她的头发:“怎么会,我一直没有怪她,当初是咱们的不是嘛。”

听着他们的话,上官瑶无地自容得如坐针毡。她真的错了,大错特错。要说上官明不怪她也便罢了,可是被自己关了十几年的薇夫人也拥有如此豁达的心胸……

她在心里下了一个重要决定:等他们意识到她犯下了什么样的罪恶,任何处罚她都认!

薇夫人在上官明的搀扶下,轻轻的、慢慢地走了一小步,犹豫地向已然抖成一团的冰雨伸出手,唯恐吓到了他:“潭儿,我的孩子,过来,我是你的妈妈啊!”

冰雨的脸“唰”的一下变得煞白,他摇着头,剧烈地摇头。

上官明是个直性子人,并未注意到冰雨的异样,他哈哈大笑,豪爽地道:“小雨,好小子,原来你就是我儿子!快来,让爸爸抱抱!”

冰雨伸手抓住胸口、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不,不可能,这不是真的抗爆窗厂家
!”

对了,母亲,只要母亲否认,他们说上天也不是事实。

可当他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惶然望向上官瑶,却见她惭愧地低着头不敢看他,他的心一下子沉到底。

就在此时,从卧室内突然传出一声大吼:“小雨——臭老公——你这死小子跑哪儿去啦,新婚第一天你就把新娘子扔下了啊,你想死啊——”

听到这一声,室内所有人尽皆变色。上官瑶、上官明、薇夫人和二夫人尤甚。

那是雨涵的声音!

心思电转,大家迅速理清了这趟事:冰雨是上官明和薇夫人的儿子,而上官芙是上官明和他二夫人的女儿,那么他们就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他们却于昨天洞房!

每个人心头都浮起两个惊天动地的大字:**!

“吱呀!”门开。

雨涵身着一身齐膝睡裙,先不管三七二十一伸了一个动人无比的懒腰,然后挠着头走了出来,一边向大家打着招呼,“大家早啊,都来了哈,不好意思,见笑见笑,本姑娘起晚了点,不过也不怪我啊,你们是不知道,我家这小雨同学办起那事来,那真是生龙活虎虎啸龙吟龙腾虎跃,一直折腾我到天明,也不想想本姑娘还是个**耶,真是的,一点儿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咦,老公,你干嘛那副死样子看着我,这什么表情,欠踹啊——”

她环顾一圈,发觉不仅是冰雨,大家都用各种怪怪的眼神呆望着她。

冰雨喃喃了几句什么,她没有听清,向前俯身,踮起小脚丫奇怪地问:“小雨老公,你说什么?”

冰雨伸手摸上她的脸蛋养森活力强盛
,两行清泪不知何时已夺眶而出,他抱住她,以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耳语道:“雨涵,我对不起你,把我忘了吧,你说的不错,我是个罪人,只有一死,才能洗清我的罪恶!”

罪恶?只有一死!?

雨涵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伸手便去抓他,刚刚碰到他衣角就见他的身形倏的退后,下一刻眼前已失了他的踪影。

“不要啊小雨!”她悲鸣着向外追去,跑得急了,没留神脚下一滑向下便倒。

“小心!”

冰雨的功夫一下子好象上涨数倍,施展轻功遁走的时候,包括上官瑶在内没有一人反应过来,此时见雨涵就要摔倒,他们连忙齐齐伸手去扶,动作最快的依然是上官瑶。

在她的手指马上就要触到雨涵的胳膊时,室内突然刮起一阵怪风,卷起雨涵一闪即没!

在场众人只有上官瑶勉强看清那阵风实际上是一个女人。能当着她的面这样子劫人,对方的功夫简直强得变态,她面色大变,当先追出门去,余人也一窝蜂似的跟出。

冰雨的家建在半山腰,四外视野开阔,他们一眼就看见通往冰峰之巅的路上正有两个人影不断攀升,忙展开轻功向上疾追。

冰雨以闪电般的速度快速向云梦山峰顶飞升。

羞、愤、怒、怨种种心情同时压迫着他,让他疯狂,让他有一种想要毁灭自己的欲望!

山峰间回荡着众多声音,乱哄哄地都在呼唤他,最近的应该是一个女人,是雨涵吗?不,她不会武功,不可能跟得上他。

他抛开一切想法,未有停留,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向上,向上,然后跳下去,死去,不要升天堂,直接下地狱!

破而后立。

无意间,冰功的要旨,在这机缘巧合的时刻被他发挥到极致。

压抑的潜力从他身体的每一处细胞升腾起来,每一时每一刻冰功都在大踏步的前进,飞速攻过平时牢不可破的瓶颈,他清楚地感觉到冰功越过了第三层,正向第四层迈进,血液经受不住强大气机的高速运转,他的五官都在向外渗血,抛散于空中,落在他身后的雪地上,触目惊心!

他嘲笑自己:哈哈,武功再强又有什么用呢,能抹去犯下的罪恶吗?不,只有死,只有离开这个世界才是解脱的唯一办法。

世界昏暗!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一空,壮阔的云梦山脉就在脚下,到了,终于到了!

他的脚步略略一停。

“再见了,亲人们,再见了,咕噜,再见了,雨涵、天香、玲珑迷你穿梭
,还有恐龙妹妹,很可惜,我一直没有来得及问你的名字……”

他涌身从六千八百七十米的云梦山主峰上跳了下去。

顿时,雪峰间,响起撕心裂肺的喊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