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医药 >> 中医

傲慢的废物正文关于李美娜

2019-01-25 22:19:47

(小说《傲慢的废物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全职写手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傲慢的废物全集阅读正文50.关于李美娜,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以后的很多天我并没有再和韩冰联系,因为她没有所以找她很不方便。打到寝室又怕被丁娜发现,最主要的是我已经没钱了,穷得只能维持生存,我怕再出去这个月可能连方便面都吃不上了,我现在才感觉到钱是多么的有用,有了钱我就可以和韩冰约会,给她买衣服,甚至租个房子把她接出来住,免得她再受丁娜她们的气。

这几天我工作得特别卖力,总是没活找活,扫地、拖地帮好多人擦桌子。我主动干活没想到给那些员工惯出了毛病,每天我都是先扫李美女的办公室,然后拖走廊的地,丁伟的办公室我不管,也没必要管,那都是李美娜打扫,可是每天我打扫完毕要收工的时候总有个姓王的五十多岁的所谓的‘工程师’冲着我喊:“小李,把我这也扫了吧!”那口气既坦然又慈祥,就好像是老领导在命令下属,我心想你够级吗?可还是不好意思驳了他的面子,毕竟五十多岁的人了,李闯跟我年纪差不多大,就坐那老头旁边捕鱼上下分
,也跟着揩我的油,他总是说:“把我这也弄一下吧,麻烦你了。”我已经快成清洁工了,这些天我心情好没搭理他们,再说没了老板的女儿罩着干活卖力一点也是应该的,可这就给以后产生更大的矛盾带来了隐患。

李美女和丁老板已经好几天没来了,少了李美娜的扭胯公司里一点生气都没有,真不知道她这几天都干什么去了……

此刻丁伟和李美娜正端坐在一家富丽堂皇的酒店,茅台已经上桌了,菜还没点,“李美娜,这次的任务你可一定给我完成,咱们这二百多万能不能要回来可就看你了。”丁伟已经很久没直接叫李美娜的名字了,他以前一直是叫娜娜,和自己女儿的昵称一样。

李美娜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依然叹了口气答到:“我尽量吧!”

“什么尽量,上次都答应人家了,就是逢场作戏,人家吴老板都六十多岁了,就这么个心愿,想给儿子找个女朋友,既然老人家觉得你不错,那就跟他儿子试着接触接触吧,成不成你都摆个笑脸,他家那么有钱亏不了你!”丁伟的口气又软了下来。

“上次都怪你,说我有男朋友不就完了,你非抢着答应人家,要说这老头也真够可以的了,咱们这边是按期交工可他倒好,死活不给钱,我看干脆上法院起诉吧!”

“起诉我也想到了,可是那老头底子硬,我是想尽量不通过法律手段,和气生财,再说现在找法院也够麻烦的,劳民伤财,那是下下策,实在不行了再说,你就委屈一下吧!”

“实在不行就找两个黑道的,看那家伙给不给钱!”

“你说得倒简单,那老头做多么年买卖了,人家见多识广未必怕这个,那老家伙社会关系比咱们复杂,再说沾上黑道后患无穷,弄出了大篓子,二百万都摆不平,这主咱们惹不起。”

“那就这么由着他,欠咱们钱还得听他的?谁知道他儿子是什么样的人啊?他家那么有钱为什么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再说你当我是什么人啊,他儿子要是想碰我怎么办?”李美娜委屈地把头扭向一边不看丁伟。

“你都多大了?别这么孩子气好不好,公司现在资金运转有困难,你知道我这两年也不容易,你装模做样地和他儿子见两面,不喜欢就算了,那老头一高兴没准就把钱还咱们了,钱到手了我亏待不了你!”

“现在欠钱的倒成大爷了!”李美娜忿忿地说。

“哎呀,说那个有什么用啊,咱们欠别人钱的时候也不那样吗,比这老头还牛呢,现在为了要债付出什么的都有!”

“我要是喜欢她儿子呢?你想让我付出什么?”李美娜把头转了过来直视着丁伟。

“喜欢你就和他儿子在一起,你也应该现实点了,我都奔五十的人了,你跟他儿子不比跟我强吗?老头不知道咱们俩是什么关系,要是知道了他老人家还不能干呢!”

“咱们还有什么关系?老板和打工仔的关系,无所谓,反正咱们也好长时间不在一起了,你丁老板那么有魅力!”

“你说这话可就不对了,我对你什么样你心里应该有数,我丁伟都快五十的人了还有糖尿病,生意这么忙我哪有那份闲情啊!”

“你有闲情和那些老板成天洗桑拿,你就在里面冲淋浴能冲一宿,谁信啊?你不用解释!”李美娜又把头扭向了一边。

“你怎么跟个小孩似的……”

“我就是小孩,跟你比我不是小孩吗?我比你女儿大几岁?我知道你不在乎我了,要是看上你女儿你能让她来相亲吗?”李美娜很不礼貌地打断了丁伟的话。

“我女儿怎么能跟你比呢?你都走入社会多少年了,她还什么都不懂呢,我要有你这么个能干的女儿就好了。”

“别竟捡好听的说,你说老吴头那么有钱给他儿子买个媳妇不就完了。”

“人家不是看上你了吗?吴老板私底下和我说了,他看你人好,会说话,又有能力,长得还漂亮。他说他那个儿子没什么本事,把产业交给他不放心,要是有个能干的儿媳打点就好了,他看你正合适,还问我你人怎么样?他这是考验我,他也怀疑我和你有什么不正当关系,我说你是我一个远房亲戚,要是论辈份你得管我叫舅,另外你到我公司时间不长,你可别说漏嘴了。”

“什么叫不正当关系?秘书和老板睡觉属于正当关系!你要是我舅咱们可就是**了……吴老板,您来了!”包房的门开了,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老头晃了进来,李美娜立马住嘴站了起来,丁伟过去和吴老板握手,“吴老板您可来了,酒我要好了,菜就等您点了。”

“丁老板你太客气了,岁数大了没食欲,你随便叫点什么就行,我给你们介绍验资
,这是我儿子吴世荣。”吴老板身型很是肥厚,把门挡了个瓷实,此刻他一闪身露出了他的儿子吴世荣!

“老子英雄儿好汉,人家世荣已经跟吴老板做了好几年生意了,年轻有为啊!”丁伟和吴世荣也是第一次见面,以前只是从吴老板的支言片语中听说过吴世荣,当丁伟的手握住吴世荣的手时,不禁在心里面念叨,“李美娜,你可千万顶住!”

“丁老板,您好!”吴世荣很客气地和丁伟打招呼。

当丁美娜第一眼看到吴老板身后闪出的人时,心里忍不住‘妈呀’一声!这人整整比丁伟矮了一头,比自己差不多矮半头,身型很像曾志伟,他说话听上去还算文明,人看着也很规矩,可是……可是,这人两个眼睛之间的距离太大了,鼻梁也太塌了,李美娜略微侧身看了一下,他的后脑承90度垂直向下延伸,典型的智障人士形象。

“世荣,这就是我常和你提到的李小姐!”吴老板挪了挪肚子想让儿子看清李美娜。

“你好,李小姐,坐吧,都坐吧!”吴世荣没和李美娜握手,他表示得很规矩甚至可以说是腼腆。

“哦,一块坐吧!”李美娜此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想还好他不是真傻,起码说话很正常,不过这形象……李美娜不太确定和吴世荣坐在一起能不能吃得下去这顿饭,万一要是吃下去了会不会吐出来?此时她心中燃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心想你们这帮老板没一个好人,把我当什么东西了,这吴世荣长得也太丑了,我宁可跟李傲杰也不能跟他啊,那小子虽然只会跑腿但起码看着比这吴世荣顺眼多了,跟这主走在一起得开多好的车才能找回面子啊?李美娜毕竟年轻,想着想着脸上就露出了不悦。

“丁老板想得真周到啊,茅台都上来了,今天来的都是自家人,没必要喝什么酒,就是吃个顿便饭,李小姐点菜吧,今天这顿算我的!”吴老板笑着把菜谱递给了李美娜。

“对不起,我有点事,离开一下!”李美娜起身出了包房,任凭丁伟怎么瞪她也没反应。

“哪能让您请呢,吴老板还是您先点菜吧,我这秘书岁数小,礼术上有什么不周您别见怪。”丁伟尴尬地给吴老板倒酒。

“没事,世荣啊,一会李小姐回来你陪她说说话,别像个木头似的!”

“行,知道了。”吴世荣憨厚地答应了一声。

李美娜冲进了卫生间,她突然觉得有点想哭,虽然自己这些年来也受过不少委屈,可是还没这么难受过,她照了照洗手间里面的镜子,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楚楚动人,于是便决定无论如何不能和吴世荣耗下去,一天都不行,她甚至想好了一旦和丁伟闹僵了之后的退路,于是她拿出了,想了一会然后拨通了一串号码。

“喂,李傲杰吗?”李美娜的声音显得格外动听。

“哟,李姐,好几天没看着您了,怪想您的!”

“我有个事想求你帮忙。”

“您说,正好我闲着没事!”

“我现在正吃饭呢,你每隔五分钟往我挂个,你就说有急事让我回家,记住了吗,五分钟一个,一直打到我给你回,告诉你停你再停,懂了吗?”

“基本上懂了,我说有什么急事啊?”

“你就瞎掰吧,怎么说都行总之你就是想方设法让我回家,哎呀,我也说不明白,反正他们也听不着你说什么,放下就开始记时,随便说点什么都行,我就是想离开这饭店,明白了我就挂了。”

“行,明白了!”

放下我紧张地掐着时间,心里琢磨着李美娜在搞什么名堂,五分钟很快到了,此时李美娜已经重新回到了包房,‘玲……’李美娜的响了,“对不起,吴老板我接个。”李美娜很礼貌地跟吴老板打了个招呼,然后从容不迫地拿起了。

“喂,你好,哪位啊?”

“李姐啊,李姐,我是李傲杰,你让我给你挂的还记得吧?”

“知道,什么事!”

“啊……啊,你家锅台上烧着水呢,你妈刚才出去买菜忘闭火了!你能不能马上回家一趟啊!”

“行了,我吃完饭就回去!”李美娜心想你小子说得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哦,那我五分钟后再挂。”

“谢谢你,再见!”李美娜挂了。

“有什么事吗?”吴世荣主动和李美娜说话了。

“家里有点事,不要紧,吃完饭再说吧!”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李小姐尽管说!”吴世荣很绅士也很深情地看着李美娜,看得出来尽管接触的时间极短但他还是被李美娜迷住了,谁也不能否认李美娜是很迷人的。

五分钟过去了,服务员已经上了二道菜,李美娜刚拿起筷子,‘玲……’又响了,“不好意思,刚才我跟他说了,吃完饭再回去,可能是有急事吧!”李美娜抱歉地看着吴老板再一次从容不迫地接起了,“喂,你好!”

“李姐啊,你能回家吗?刚才不说你家烧水呢吗?壶烧漏了,起火了,快出来吧,别吃饭了!”

李美娜强忍着没笑出来,心想李傲杰这小子的智商配上吴世荣的外型正好,看着挺精神的怎么办事跟缺心眼似的,“哦,我不是说了吗?吃完饭就回去,有事再来吧!就这样了!”

“李姐,一会还挂啊?”

“我刚才怎么和你说的,按我说的办!”李美娜挂了。

我心想这李美娜交待的不够清楚,让我说她家里有事,我说了她又没反应,一会我该怎么编呢?是不是我说得不够狠呢?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吴老板,我母亲身体不舒服,是我弟弟来的。”李美娜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这点丁伟是知道的,李美娜是故意让丁伟看出自己的不满。

“有你弟弟照顾就够了,他也不小了!”丁伟恶狠狠地看了看李美娜,他也不知道丁美娜什么时候出来个弟弟,李美娜笑呵呵地拿出了香烟,很妩媚地抽了起来,一根烟吸完,五分钟又到了。

我拿起,培养了一下情绪再一次拨通了李美娜的,“喂,李姐吗?”

“又什么事啊?”李美娜好像有些不耐烦了。

“李姐不好了,你母亲不是烧水忘闭火了吗?她出去的时候把门反锁上了,你家不是起火了吗?把你父亲烧着了,你快回来看看吧!”

“啊,你说什么!行了,等着吧,我这就回去!”李美娜气呼呼地挂了,“不好意思吴老板,我妈心脏病犯了,我得马上去医院。”

“哦,世荣啊!快送送丁小姐!”吴老板把汽车钥匙递给了吴世荣,吴世荣慌忙起身想跟上李美娜,可是李美娜‘嘣’的一声狠狠地关上了包房的门,一路小跑出了酒店。

她出门叫了辆出租车,直奔装潢公司,‘玲……’李美娜的又响了,“还真准时!”李美娜气鼓鼓地嘀咕了一声,关了!

当李美娜来到我身旁的时候我正在专心致志地给她挂,虽然她已经关机了,但我还是没放弃,生怕这事办不明白,“小李,你瞎说什么啊,什么我爸让火烧着了,有你那么说话的吗?”

“哟,李姐,你怎么回来了,我正给你挂呢,你怎么关机了?”

“我怕丁伟和那弱智给我来!”

“弱智是谁啊?”

“你别管了,其实今天还真得谢谢你,你中午吃饭了吗?”

“吃了,刚吃完盒饭,你还没吃吗?”

“没吃,刚拿起筷子,多亏我没吃,吃了也得吐,赖蛤蟆想吃天鹅肉!”

“那我给你买点什么去?”

“不用了,给我倒杯水。”

我给李美娜倒了一杯水,她喝了一口,拿起公司的,拔通了一串号码,“喂,是我,能来公司接我吗?”李美娜的声音格外的腻,她和一般员工说话的声音只能算得上动听,和我说话算得上微甜,和丁伟说话是特甜,我想这人跟她关系肯定不一般。

“没事,我就是想和你吃个饭。”李美娜不好意思地拽着自己的裙子,好像那人能看到她。

十分钟之后,一台黑色的奥迪A8停在了公司楼下,一个看上去彬彬有礼的青年下车给李美娜开了门,正是因为有了他,李美娜才有了和丁伟对着干的勇气,不过李美娜是个聪明人,未来的事是不确定的,现代都市男女的爱情更是如此,她明白为了更大的利益而放弃手中的利益是愚蠢的,所以她还不想和丁伟闹翻。

“小李啊,把我这盒饭收一收,桌子擦一擦!”这两天经常让我干活的王总工程师又发话了,我用不满的眼神看了他一会,最后还是照他说的做了,这老头不知是看我活干得少嫉妒了,还是看我长期给李美娜跑腿对我不重视了,反正隔三差五的就让我干这干那,但他和李美娜不一样,他不是美女,而且对我表现得也不够关心,,仅仅是支使,以一种很高的姿态来使唤我。

“顺便把我的盒饭也扔了吧!”李闯尽量表现得很顺便地把他吃剩的盒饭推到了桌子的一边,示意我拿走,我又盯了李闯一会,这小子大概不想与我的眼神交汇,他只是低着头干自己的事,对我长时间的目光定格没有反应,最后我还是妥协了,把他们的桌子都收拾了。

下午又有两个员工把我使唤了,一个让我接水,一个让我倒纸篓,我依然用磨蹭来表示自己的不满,不过最后还是把活干了。这主要是因为我不想把矛盾公开化,老实说丁伟雇我是没什么大用,我知道事情闹大之后传到丁伟耳朵里辞退的肯定是我,我已经从李美娜御用的渐渐演化成大家公用的了。丁娜不来找我了,白天的空闲时光太多了,我觉得很无聊,觉得在这混下去没什么意思,不如借此时机换换环境。这一天我很郁闷,心想长此以往我将不我,最后把心一横,实在不行我就辞职,人活一口气,我又不是保洁员凭什么帮你们收拾卫生,大不了去范哲那当服务员,在那儿大家都是干活的,等级制度不是那么明显。

回到窝里我再次把自己的想法和范哲说了,他也再一次的表示没问题,只要我能吃得了苦,到浴池当服务员他是欢迎的。我已经很多天没和韩冰联系了,她知道我的号码,却没给我挂,其实这很正常,我们的关系并不近,可我还是有一些隐隐的失望,我往她的寝室挂了个,菜板子接的,一听到是她我就挂了,寝室有其他人的时候我并不想和韩冰说话,省着丁娜听出是我又为难韩冰。

这一夜我辗转难眠,不知是工作的原因还是韩冰的原因,也许韩冰此刻过得比我还辛苦,丁娜她们排挤她,公司的员工把我当成了清洁工,我觉得我们真是同病相怜了,早上我睡过头了,由于丁伟和李美娜这几天连续的不在公司,我想晚到一些没什么问题。

九点钟我到了公司,迟到一个小时,刚一进门就碰王总工程师往外走,这死老头毫不客气地问我:“怎么才来?”

“啊!”我只是‘啊’了一声。

“你把地面好好拖一拖,灰太大了对大家健康不利。”这老家伙故意把音量放得很大,大概是希望在众人面前显出威严,我没吱声,拿了拖布开始拖地,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再忍三次,就三次,再有三次我就骂他们一顿不干了……

中午时分,丁伟和李美娜又来到了那家富丽堂皇的酒店,不过换了间更豪华的包房。

“丁老板,咱们怎么总上这家酒店吃饭啊?”李美娜好奇地问丁伟。

“这的老板我认识,能签单,咱们也尝尝欠债的滋味,光让别人跟着屁股要债了。大小姐,这回你可得给我把客人陪好了,昨天咱们算是彻底把老吴头给得罪了,你走后我俩谈崩了,也好,两边都撂下脸来好打官司,不然我还不好意思起诉他呢。法院我都找好人了,诉讼费都交了,咱们也够迅速的了,这回也不用你相亲了,陪好客人就行,经济庭的郑法官你知道吧?咱们公司已经和他合作好几次了,人家对你印象不错,这次可别跟我使性子了!”

“怎么不派车去接他们?”

“法官坐当事人的车影响不好,院长对这管得还挺严,其实就是形势主义,该腐败照样腐败,郑法官能喝点酒,你今天也放开量吧!”

“那可不行,我又不是没和他吃过饭,看着像个人似的,其实邪得厉害,一喝酒就色迷迷的,我看他对我没按好心。”

“我说大小姐,男人对漂亮女人都没按好心,你管他按不按好心呢,官司打赢了最重要,钱要回来我亏待不了你!”

“你怎么总说这两句话,我陪他就是为了钱啊?我是为了公司为了你!”

“对,你为了我,我为了钱,行了吧。”

包房的门被推开了,“……哎哟,郑大哥来了,快坐,快坐,小李给你郑大哥倒茶。”郑法官进来了,中等身材,短头,看上去十分精干,后边跟着个比他矮一些瘦一些的青年。

“丁老板好久不见了,这是小刘,新来的书记员我们两个一起工作!”郑法官指了指身后的人。

“你好,你好!”丁伟过去和小刘握手。

“李秘书还是这么漂亮啊!”郑法官一屁股坐到了李美娜身旁,李美娜没抬眼睛给他倒了一杯茶。

“服务员,拿酒来!”丁伟大喝一声魄力十足,他给小刘倒了一杯茶,像小刘这样的小官僚也能享受到像丁伟这样的大老板的侍候,这大概是中国特有的现象。

“不行,不行!下午还得上班,一点酒喝不得,现在对这个要求很严,喝多了让领导看见不像话,还是来饮料吧,咱们今天就是吃顿工作餐,想喝酒哪天我单独安排李秘书。”郑法官扫了一眼李美娜,他显然和丁伟很熟,坐在那里很放松地喝着茶。

服务员来到了包房,郑法官也没客气点了三个菜,然后把菜谱递给了小刘,小刘挺腼腆看了半天菜谱只叫了个凉菜,丁伟补充了一个菜,李美娜说没食欲,点菜完毕服务员转身出去了。

“我说郑大哥,看到美女就想单独安排,不顾我这老板了?刘书记刚到法院工作吧?”丁伟笑呵呵地看着小刘。

“丁老板真幽默,我是书记员不是书记,你叫我老弟吧!”小刘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红,丁伟看得出这小子刚工作不久,太嫩,不禁逗。

李美娜没抬眼皮,摆弄着桌上的茶杯,“郑法官,这回的官司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帮不帮忙就看你了!”

“这不好说吧,吴老板关系硬着呢,他认识我们院长,其实我也难办啊!不过我看这案子毕竟是你们赢的机会大,你李小姐的面子不能不给啊,再说丁老板也不是一般人物啊!”

“郑大哥,只要官司打赢了什么都好说,执行的时候还得麻烦你给执行庭的人打声招呼,加大点力度,最近公司资金运转困难,等不起啊!”

“就算一切顺利这事最快也得二、三个月,急不得,我尽量争取吧!”

菜上来了,小刘低着头吃得最规矩,急促而严肃,不声不响。李美娜吃得最辛苦,不停地照顾郑法官,一会夹菜一会倒茶,李美娜夹的菜郑法官都是尽量先吃,而郑法官也时不时地回敬一下,给李美娜夹两筷子菜,而他夹的菜李美娜基本不吃,只是喝喝茶水,吃点凉菜,她大概是真的没有食欲。

菜刚上齐没多一会小刘吃完了,他一抹嘴起身告辞,“郑哥,下午孙法官还得开庭,我得回去做记录您慢慢吃,丁老板、李小姐我先走了,下回见!”

“哎,别走啊!吃好了吗?”丁伟想挽留书记员。

“吃好了,下午我真有事,再见!”小刘出去了。

“算了,让他走吧,这孩子刚工作态度认真,开个庭还得准备,我刚上班的时候也这劲,现在什么热情都耗尽了,丁老板,李妹妹你得帮我好好照顾!”郑法官一看同事走了,不由得更加放松了。

“谢谢郑大哥关心我,我们丁老板最近对我可不太好!”李美娜顽皮地看了看丁伟。

“这你可不对了丁老板,我妹妹这么水灵谁当她老板能不心疼啊!”郑法官一高兴把李美娜当成自己的妹妹了。

“哎,哪能呢?郑大哥我看咱们来点啤酒吧,一点不喝没意思。”

“服务员,来瓶茅台!”郑法官冲着门外大喊一声,酒很快送到了。

“喝白的下午上班没事吗?”丁伟试探着问郑法官。

“没事,我刚才是做给小刘看的,对年轻人太随便他就不尊重你了,今天高兴,下午不回法院了!”

“这就对了,李美娜你可把郑法官侍候好了,这是你的任务。”

李美娜笑盈盈地给郑法官倒酒,这位郑法官酒量不小,虽然酒盅不大,他先和丁伟连干了三下,然后一抿嘴,“好酒!来,给我妹妹也倒上!”郑法官脸色微红给李美娜也倒了一盅酒,李美娜拿起了酒盅,“希望咱们合作愉快!”说完一饮而尽。

“放心,你的事就是大哥的事!来,再满上!”郑法官又给李美娜倒了一盅。

“郑大哥吃菜!”李美娜给郑法官夹了一口菜,郑法官立马张开了大嘴,想让李美娜把菜直接送到他嘴里,可是李美娜好像没看见似的直接把菜放到了郑法官的碗里,丁伟不失时机地瞪了李美娜一眼,李美娜没理他,自顾自的把郑法官倒的那盅酒干了!

“豪爽,哥再给你倒上,以前跟你喝酒没一回尽兴的!”郑法官完全没有不高兴的意思,又给李美娜倒了一杯酒,同时用一只手搂住了李美娜的胳膊,李美娜也没挣扎,坚持了一会说道:“郑大哥,我有点事,出去一下。”

说完李美娜直奔洗手间,心想他妈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这法官也开始打我歪主意了,看来再这么下去肯定得失身,丁伟这孙子就会装王八,想着想着她又拿出拨通了一串号码,“喂,李傲杰吗?”

“哟,李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我没工夫跟你闲扯,按昨天的来,五分钟给我一个,明白吗?”

“明白,一直挂到你关机,就说你家有事,可是说有什么事呢?”

“不一定非说我家有事,你说什么无所谓,反正别人听不见,你随便说,到时候我就编个理由离开,懂了吧!”

“基本上!”

“你好好说话不行吗?自己看着办吧!”

李美娜回到了包房,“郑大哥手机捕鱼加盟
,你们法院有合适的小伙子给我介绍一个,我想找男朋友!”

“别逗你大哥笑了,你还用介绍男朋友?追你的不一定排了多长的队呢,再说我给你介绍男朋友丁老板能让吗?哈哈!”郑法官有些酒后失态,他无耻地笑着,李美娜心想丁伟这孙子肯定是跟姓郑的说我们之间的事了,这两人交情不算浅,这帮男的都是什么玩意?占了便宜还到处搞宣传!

五分钟很快到了,玲声响起,李美娜接了起来,“喂,你好,哪位?”

“李姐,是我,李傲杰!”

“我知道是你,有事吗?”

“没事,那个,那个你家楼上的出门忘关水龙头了!”

“行了,知道了,等一会再说吧,我挂了,还那么办吧!”李美娜挂了。

“有事吗?”丁伟恶狠狠地看李美娜。

“没什么大事!”李美娜很从容地回答。

郑法官喝得有些上头了,开始低着头吃菜,丁伟和李美娜也不言语了,一块吃了几口菜,过了一会郑法官问道:“丁老板下午没事吧?”

“当然没事,陪你就是最重要的事!”

“那咱们……”

李美娜嘹亮的玲声打断了郑法官的话语,“不好意思郑大哥,我接一下!喂,有什么事说吧!”

“李姐,那个,锄禾日当午……”

“噗!”李美娜正在安详地拿着茶杯喝茶,突然她呛了一口,“我出去接一下啊!”李美娜来到了包房外面,“你小子想害死我啊,你背什么古诗啊!”

“我真不知道说什么了?”

“就按昨天那么说,再挂一个就差不多了,行了,挂吧!”李美娜又回到了包房里。

“妹妹,我和丁大哥商量好了,下午咱们一起去洗桑拿,喝完了酒再泡个澡最舒服了!”郑法官直直地看着李美娜,眼神中充满了性幻想。

“哦,刚才家里有点事,看情况吧,应该没问题!”

“你可别扫了郑法官的兴!”丁伟用近乎凶残的目光盯着李美娜。

李美娜心想我肯定要扫他的‘性’,想都别想,我跟他还不如跟李傲杰呢,那小子虽然没用,但是起码挺有意思,而且肯定比你们这帮整天吃喝嫖赌又是脂肪肝又是糖尿病的老爷们中用。那小子还知道顺着我的心情,跟你们上床还得什么都围着你们转,我现在有新目标了,人家开奥迪A8,你们想得美。

五分钟是很快的,当玲声再次响起李美娜用眼神瞟着丁伟动作优雅地拿起了,“喂,是老弟吧!”

我心想李姐怎么把我当她老弟了,“不是,是李傲杰!”

“我知道是你,情况怎么样?”

这下我明白了,原来在李美娜的心里我已经是她的老弟了,有个这么漂亮的姐姐也不错,“情况不容乐观,肺癌、白血病晚期、艾滋病,你快来吧……”

“知道了,我挂了!”李美娜挂了。

“不好意思郑大哥,我妈心脏病犯了,刚才是我弟弟来的,我得马上去医院!”说完李美娜很得意地看了一眼丁伟,丁伟看着李美娜突然觉得欲哭无泪,心想让她这么一搅和这二百万欠款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要回来。

“哦,那改天吧,改天咱们再聚!”郑法官的声音顿时不那么兴奋了。

“好,一定!”李美娜兴冲冲地跑出了酒店,和上次一样她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公司,这女孩是从来不坐公交车的。

“李傲杰,谢谢你啊!”李美娜见了我的面显得很高兴。

“李姐这两天到底怎么回事?我都被你弄迷糊了,为什么老让我给你挂。”

“我不和你说了吗?不明白算了,今天你又立了一功,走我请你吃饭,好久没请你了,帮了我这么多忙!”

“李姐的事我义不容辞!”在李美娜面前我的表现要比在韩冰面前自然得多,因为我只是对她的外貌有好感,我也知道自己跟她之间不可能有什么,所以放得比较开,“也别太破费,随便找个五星级对付一口得了,你又没吃饱吗?”

“跟姓丁的陪客人没一回吃饱的,竟照顾别人了。”

“那就是他们的不对了,像李姐这样的美女应该得到别人的照顾。”

“别贫了,你想吃什么?”

“随便,秀色可餐,看到李姐我就饱了。”

“真饱了?不用我请?”

“真饱了,要不明天的吧。”

“为什么?”

“今天吃盒饭了,吃公家的你说能不往死里整吗?我每天都得吃一份半,把晚上的也带出来!李姐,你是不是和丁老板闹矛盾了?”

“你怎么知道?”

“你刚才管他叫姓丁的?平时你可不这么叫!”

“给我搬个凳子,真没眼力介,我跟这儿站这么半天不让座也不给拿凳子!”

“别客气啊,累就坐我腿上吧!”

“小屁孩你是不是找抽!”

我把椅子让给了李美娜,自己又搬来个凳子,坐在了她的旁边,李闯关切地向我这边看了一眼,我知道他是嫉妒我和李美娜这么热络。

“李姐有什么精神要传达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找你说说话,丁伟这人不地道……”

“怎么了?”

“算了,改于再说吧,在公司说话太不方便,我的确和丁伟闹了点矛盾,我可能在这干不长了!”李美娜忧郁地叹了口气。

“李姐,你走我也走!”我心想反正自己也不想在这受气了,再说李美娜一走我也没什么可做的事了,丁伟这是私企,不会养吃干饭的,除非是像李美娜这样的美女,干脆我就装着忠心和这美女一起辞职,还能给她留个好印象。

“你走什么啊?我是在这真没法干了,没意思,再说退路我也想好了,比在姓丁的这强,你走了能干什么?”

我一想也是,要是辞职我只能去浴池当服务员,好处是可以和范哲一起工作,坏处是肯定比这累,“小李,你来把这页资料给我复印一份!”屋里传来了王总工程师的声音,我心想既然是业务上的事忍了吧,不过口气上还是露出了不悦,“等一会,没看我正说话呢吗?”

王总工程好像对我的态度感到很意外,想起身看个究竟,当他看到李美娜坐在我旁边时,对她笑笑又坐下了。

“我肯定不干了,李姐你一直这么照顾我,我就是你的人,你不干我肯定不干,说什么也不干了,你看这帮人现在谁都支使我,为你服务我心甘情愿,为他们凭什么啊?你什么时候辞职叫上我一个!”

“哈,这点活算什么啊?这点委屈算什么啊?你可真是没吃过苦,你现在的日子在北漂族里算不错的了,你小子运气好,什么苦都没吃过,又没付出什么,比起姓丁的给我受的气你这点事儿算什么啊,算了,哪天再说吧,老王也算公司的元老了,对他多少尊敬点吧!”

“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

“没事我先回办公室了!”李美娜没听我说完话就走了,我心想自己还真他妈的没地位,到底帮王总工程师把资料复印了。

下班之后范哲破天荒地要请我吃饭,我有些受宠若惊,我们约定在公司楼下集合,之后他请我吃了一顿麦当劳,我发现范哲最近多了几件很时尚的衣服,问他为什么请我吃饭他也不老实回答,只是笑嘻嘻地对我说了俩字——“外财!”。

回窝的时候我路过公司楼下恰巧看到李美娜坐在一台奥迪车里笑得阳光灿烂,开车的是一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青年,我是第一次看到李美娜笑得这么灿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