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企业

不爱就说你强奸正文三十九去见公爹

2019-01-25 22:25:09

(小说《不爱就说你强奸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子禾01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爱就说你强奸全集阅读正文三十九去见公爹,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文翔总觉得冯娟穿上那套让人显成熟的新衣,还不象满十八岁的女人,于是又带着她去做了个头发。虽然稍微好了一点,但那种带着侄女的感觉还是消不去,皱着眉说:“不行,这可不行,会闹笑话的,你还是别去了?”

“没事。”冯娟抹着因为唇膏特别艳的嘴唇说:“有些女人不显老,我坚持说快满二十三了他们准信,我都觉得自己赶上我妈了,你还不满意?”

文翔知道让她别去是不可能的,上车后呆呆坐在前边出神,不时侧头看看冯娟,她总会对自己陪笑,就象不知有多老实那样。

“真要去?”他想了半天问着,冯娟连忙点头:“当然,我得给你家里人先入为主的感觉。到时你在外边乱来,我就给他们告状。就算我放过你,你爸也会帮我知道吗?”

文翔哭笑不得,相信的点着头:“我知道你这个意思,没安什么好心。”

“嘿嘿”冯娟笑道:“人家还不是爱你想嫁给你,这也有错啊?”

“好吧好吧。”文翔应道:“你可别乱说话,记住了?”冯娟连连点头,挺无辜的噘着嘴,就象对方的担心根本没必要一般二手50装载机
。文翔打响车装着她驶上公路。

不一会就到了市委大院外边,文翔不放心的将车靠边停了,显然想再嘱咐什么。冯娟奇怪的问:“停这干嘛?你爸看大门的?”

“你爸才看大门呢!”文翔生气的回了一句,这才认真的说:“记住,别乱说话,问你就说二十二岁,但没工作、记住你没工作,不然他们一查就清楚了,准露馅知道吗?”

“这么历害啊,别跟我说你爸是特务。”

“别闹,我说真的,记住了?”

“多不好啊。”冯娟不满的嘟噜:“都快二十三了还没找着工作,根本一无业游女对吧?”

“那你想怎样?”

“可是商业承兑汇票贴现
。”冯娟担心的说:“第一映象很重要的,你把我说得什么都不是了,你爸会喜欢我吗?你不会安着什么坏心顾意吧……好让你爸不喜欢我?给你另外找对象?”

文翔瞪着她说:“要不就别去,要不听我的。”

冯娟白了他一眼,噘着嘴说:“你没安好心……噢、我知道了!”

“又怎么了?”

“你肯定会偷偷说我坏话……到时候说我是个鸡,随随便便就把我给甩了,还说是你家人不同意我们对吧?”

文翔愣愣打量着她,这才清醒般叫道:“是啊,你不说我还没感觉,你这样可真象鸡!”

冯娟忙凑镜子前照了一下,说:“真的?”

“当然。”文翔懊恼的点着头,说:“越看越象,那种读完初中直接下海捞的飞女……这可不行,都成什么了真是!”

“真的!”冯娟生气的叫道:“我说别画妆你坚持这样,都怪你!”

###

文翔赶紧从身上掏出一包餐巾纸,捧着冯娟脑袋用力擦着,冯娟咧着嘴不停的叫呢:“哎呀……轻点、轻点别那么大劲我痛……轻点老公我痛嘛……噢……少用点力老公我痛啊轻点……”

每过一行人都会吃惊的向车内看看,发现里边狗男女不是做爱后才松了口气;说的也是,这可是市委大院门口,你丫的胆那么大,还敢躲车上到这不是?

文翔可顾不了那么多了,弄半天情形更糟,因为不敢去熟人店子随便去了家发廊,也不知人家用了什么化妆品,这一弄让冯娟脸跟猴屁股似的,他愣了半天才陪着笑说:“算了算了,我们……干脆等晚上天黑了再去,就说有事给耽误了……”

冯娟怀疑的盯着他,想去掰被文翔开别开的后视镜,文翔忙说:“不用照了,挺好的,反正天黑再去没事……”

冯娟可不信他,坚持一照马上叫起来:“老公!这还象人吗……你、是故意的……”

文翔看她好象又用绝招似的,马上哄道:“别急别急,要不去洗个脸,没事没事,洗洗就好了没事!”正在这时,响了,文翔忙摸出接了,是文鹏:“来了吗哥,听说你找了个女朋友是吧,爸让你一定带她来看看,我们也想看看。一起来,到了大院打我来接你,不然你找不到吧?”

文翔忙道:“好的我就来,你们稍等一会。”说着匆匆挂了,冯娟还无助的盯着自己。文翔灵机一动,飞快打开车门,跑到最近的小店买了几瓶矿泉水,又买了盒肥皂小型饲料颗粒机
,这才跑回车对冯娟说:“你快洗洗,他们催了。”

冯娟便倒出些水,弄了些肥皂在手心,好在文翔车上有毛巾,拿给她仔细一擦,乱七八糟的口红粉底什么才褪了,将几瓶矿泉水都用完后,冯娟也差不多恢复原样了。

“行了?”冯娟信心不足的问着,文翔叹了口气说:“算了吧,你坚持说二十二了记住,还有,没找着工作。”

“这样吧。”冯娟小心的说:“要不我说在读大学,反正大学生对恋爱管得不严了,你说呢?”

文翔无可奈何的点点头,说:“只有这样了,不过你少说话,不然一问就穿帮了知道吗?”冯娟觉得这个身份要比“无业游女”要好,这才高兴的点着头,说:“我们走吧,穿什么帮啊,我本来就是个学生,只不过跳了几级而己!”

文翔于是启动车向大门驶去,门卫早就注意这辆鬼鬼祟祟的车了,这时走上来将车挡停,先躬身看看后边有没有重武器、再打量两人象不象人体炸弹,然后仔细盯着他们说:“找谁?”

文翔陪着笑脸说:“找人,麻烦让我们进去。”

“找人?”那家伙一点也不放心的绕着车头转着说:“找什么人?这时候找什么人?”文翔见保卫室里边几个人都站起向车走来,他不是没进过市委,知道这些人就爱找岔,便照直说:“找文远山,让我们进去吧。”

“文远山?”后边一个科长模样的人斜着眼走了过来,说:“我还文书记儿子呢。随便谁都认识文远山对吧,你找他什么事?”

文翔头都大了,偏偏这时冯娟担心的责怪着自己:“老公,见你爸就见你爸,找什么找文远山啊,那……不是市委书计吗?”

那家伙显然是个很认真的人,见冯娟怯场更得意了,挺着腰教训自己说:“有钱有车了不起是吧,你当这是宾馆啊,这可是我们的本职工作,来来来,先登记,下车!”文翔无奈,只有打开车门下去,跟着那人去登记,里边一人给他厚厚的登记薄,文翔正老老实实按里边一行行增时、响了,还是文鹏:“还没来吗?”

“没有。”文翔边写边说:“在门口登记。”

“胡闹。”文鹏生气的说:“让他们听吧。”

文翔摇了摇头,说:“算了吧,一会增好了。”

“没事。”文鹏说:“让他们听,别那么麻烦,不然等会开门又得看半天。”

文翔便抬起头来,将递给那一直斜眼盯着自己的科长,说:“你。”

那人狐疑的接了,搁在耳边就愣住了,愕然说:“文书记?”

“是啊。”文翔听出是他爹在说话了,不急不慢的对那人说道:“放他进来吧,我儿子。”那人愣愣盯着文翔,一下傻眼了,嘴半张着说不出话来。

###

本来挺认真一人马上变得随和了,不仅飞快打开了门,还点头哈腰的冲车子陪笑脸,文翔本来对他的一点敬意也没了,生气的将车开了进去,不再理他。

冯娟一直坐在车上,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斜着眼盯着文翔说:“真没用,上回我跟妈去她同学家,我爸开的车,守门的看都没看,就你登记半天……后来怎么态度又好了,是不是给人家一条烟?”文翔无语,冯娟又问:“你爸在这里干什么啊?你姥姥都是乡下的,他是不是在里边种花的?你也真是,就算跟我公爹关系不好,也将他接去享享福啊,再怎么也是你爸对吧……”

文翔大至还是知道他爹住哪儿的,慢慢开着车过去。冯娟奇怪了:“你开哪儿去啊,那边可都是当官的屋子,听我爸说市长和书记他们都住那边呢……你爸究竟是谁啊?”文翔没有理他,说真的到现在心里还有些矛盾,虽然外婆己原谅这个跟女儿离了婚的男人,但小时候的记忆还常让他对这个挺有权的父亲不满,毕竟自己就因为没钱辍过学,那时他哪儿去了?

文翔知道他不可能一开始就能当上市委书记,他虽然象娘一样有骨气,但作为一个儿子,潜意识对父亲企望挺正常,他就不能做得更好一些吗?

冯娟感受到什么一样,愣愣盯着他不再说话了,正在这时,前边一个拖小孩的男人迎了上来,那个女孩很可爱,看到文翔的车高兴的扑上来,男人忙将她抱在怀中,快步朝车门走来。

文翔停好车下来,文鹏静静看着他,就算他是个不喜形于色的人,也能看出他很高兴,这时对女儿说:“静静、叫伯伯,快叫!”

女孩很听话,奶声奶气的叫了文翔一声,文翔一下就喜欢上她了,凑上去想亲她,小女孩连忙闪避,文鹏忙哄着女儿说:“静静乖,跟伯伯亲一口。”

正说话间,冯娟缩头缩脑的从车内下来了,文鹏目光一下别去,愕然看着小姑娘。

文翔转过头去,突然尴尬起来,冯娟因为洗过脸,前边好不容易弄出点的成熟,早就无影无踪了,那样子哪象二十二岁的女孩,根本就一妆成**的学生妹吗!

文鹏的女儿跟冯娟挺有缘的,开心的指着她叫道:“姐姐、姐姐!”

文鹏这才转过头来,试试探探的问老兄:“她……”

“我叫冯娟。”冯娟总算清醒过来了,故作老成的从车边走过来自我介绍道:“今年二十二岁、不久就二十三了……嗯,读大学了……”

文翔脚指头都扣掉了,那情形就象看着一起的贼伙伴,明目仗胆跟公安说瞎话一般。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